0911期生活理财版:20只翻倍股多为基金重仓股 六成有国家队身影

时间:2017-09-11作者:来源:

【基金观察】

1、20只翻倍股多为基金重仓股 六成有国家队身影

自年初以来蓝筹股和周期股轮番领涨,部分个股已提前进入牛市。Wind数据显示,截至上周五收盘,今年以来,沪深两市有20只个股的股价翻倍(剔除一年内上市的新股和次新股),其中,16只年内创出历史新高。这些个股多为绩优股,二季度被基金重仓持有,有六成个股被“国家队”青睐。截至上周五收盘,A股市场中今年年内股价翻倍的个股已达到20只。上述20只年内翻倍个股大部分被基金重仓持有,其中有13只个股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出现了“国家队”的身影。

2、受益于新能源汽车概念8只基金业绩喜人

是选择成长股还是选择价值股,一直是A股投资者长期争论不休的话题。在今年上半年,如价值派私募的代表淡水泉,在价值投资,业绩为王的主题背景下,重仓持有超12只个股,赚得盆满钵满。而对成长股投资的成长派私募则在上半年收益平平。96日,创业板指在科技股的带动下,放量突破了1900点的整数关口,“金九”行情是否会推动成长派私募打个漂亮的翻身仗呢?市场对此议论纷纷。

                                                                                           

【债券淘金】

1、年初至今可转债融资2485亿元 规模已是去年全年2.3倍

今年再融资政策收紧之后,可转换公司债券正逐渐成为上市公司融资的新宠。Choice数据显示,今年以来,截至9月9日,A股总计有108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可转债的预案,融资总额约为2485亿元。而2016年A股市场总计有19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可转债方案,融资规模约为1089亿元。这意味着,今年以来可转债融资规模已经是去年全年的约2.3倍。

2、沪深交易所完善可转债及可交换债相关业务规则

 为配合中国证监会可转债和可交换债的发行方式调整,沪深交易所日前同步对相关业务规则进行了配套修订。两所修订后的相关业务实施细则和业务办理指南均于昨日起正式实施。据介绍,此次调整的主要目的是解决可转债和可交换债发行过程中产生的较大规模资金冻结问题。

【信托银行】

1、兴业信托获批全资控股兴业期货

   近日,经证监会批复,并经浙江省工商局核准,兴业信托成功受让上海杉融实业有限公司、宁波吉申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分别持有的兴业期货6.552%、1.248%股权,持股比例增至100%,实现对兴业期货的全资控股。兴业期货前身为宁波杉立期货经纪有限公司,成立于1993年。2014年股权重组以来,兴业期货发挥银行系和信托系期货公司的双重股东背景优势,以拓展产业客户、机构客户和高净值投资者为基础,以资产管理、“仓贸通”等业务为抓手,加强与兴业银行集团的业务联动,实现稳健快速发展。

2上市银行看淡房贷业务 井喷局面遭遇急刹车

 “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在政府明确的态度之下,房地产市场新一轮调控不断加码,金融信贷手段成为楼市降温、支持合理购房的手段。目前,多数一线城市严格限制首套房与二套房的贷款比例,金融“去杠杆”之后,银行资金成本上涨,整体房贷利率折扣减少甚至出现上浮。

【投资理财妙招】

   上周堪称数字货币界的黑色周。先是首次代币发行(ICO)被明令禁止,此后上周五市场传出消息,数字货币与本币之间的交易平台将在不久之后全部关闭。这一消息如果属实,以后要想像炒股一样炒比特币等数字货币,就没有合法平台了,只能是持有人之间点对点交易。

  核心的问题很简单,为什么数字货币不能在一个开放的平台上跟法定货币直接交易?

  问题展开之前,我们先要明白什么是数字货币?什么是法定货币?数字货币大家比较熟悉,以比特币为代表的这一代数字货币是区块链技术的产物。严格来讲,数字货币只是一串代码,记录了自诞生以来每一次换手的交易信息,并以此作为真伪验证的唯一特征。数字货币由算法产生,不同的算法产生不同的货币,但各种算法的共性,是算法确定代码总数即为恒定。正是这个特征,赋予了数字货币极大的市场声望。很多人看到代码的稀缺性,将之比喻为同样稀缺的贵金属黄金,认为其可以充当互联网时代的货币。

  法定货币则比较复杂,其中的核心是中央银行。跟数字货币算法确定后代码总数恒定不同,现代的法定货币事实上是一种信用货币,在中央银行和商业银行两个层面,都拥有货币创造的能力。值得一提的是,中央银行诞生之前,黄金曾经充当过一段时间的法定货币,金融系统与之匹配的制度是完全准备金制,也即商业银行除了办理支付结算,没有信用扩张能力。早期的央行事实上也没有为政府赤字融资的能力,换句话说,现代央行诞生之前整个社会的信用制度安排,是“小政府、大市场”。

  但金本位和其配套制度在一战之后全面崩溃,二战之后改良版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也不过仅仅维持了20年。最终取代金本位的,是现代法定货币体系,以及现代的中央银行系统,还有在此基础上构建的一整套金融体系。这套系统的核心是部分准备金制度,银行体系由此成为整个社会信用体系的中坚。因为部分准备金制度,中央银行也历史性地获得了通过自身资产负债表调节整个社会信用规模的能力,宏观层面的货币政策也由此而发轫。跟金本位比,信用货币本位更好地适应了一战后全球社会的发展趋势,继而延续至今。

  讲到这里,数字货币为什么不能成为法定货币已经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了。数字货币类似金本位时代的黄金,以数字货币作为法定货币,实际上意味着金融系统的制度安排将从部分准备金制回到完全准备金制。试想一下,我们所有的银行不能发放贷款会是什么情景?货币不再具有时间价值会怎样?在我们记忆之中,最接近数字货币成为法定货币的情景,恐怕是改革开放之前中央银行依靠指令包办一切、整个社会都没有商业银行的时候吧。

  抛开这个问题先不说,数字货币的算法本身就已经隐含了致命的问题。前面说到算法确定则数字货币总量确定,那么问题来了,有哪一种算法可以预估整个社会所需要的信用总量?如果没有,不同的数字货币之间究竟选择哪一种充当法定货币?不同的数字货币之间又应该如何换算?这些都是无解的问题。以次贷危机之后全球货币体系改革的难度而言,一键回到金本位时代的数字货币,只能给我们带来更糟糕的结果。

  以上这些特征,决定了已经看到的这一代数字货币,其本质只是一种具有稀缺性的信息代码而已。在我们的社会体系中,这种稀缺性决定了其作为资产或许具有一定的价值。但这种价值,本质上还是整个社会的信用分布不均衡所赋予的。在公开平台上以法定货币交易数字货币,这不是数据创新,最终的结果只能是资产泡沫。

  好了,回去好好做一条代码吧。别再想自己值多少钱的事了。


神光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财经日历
更多
财经图解
更多
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
首页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