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开采行业:《平抑煤价异动备忘录》发布,“稳”字当头,继续看好焦煤机会

时间:2017-01-12作者:李俊松来源:中信建投证券
“定调”十三五煤炭价格,以稳为主&防暴涨暴跌
文件明确“十三五”(2016-2020)期间,在煤炭综合成本的基础上,兼顾煤炭上下游企业的健康稳定发展的原则,原则上以年度为周期,建立电煤钢煤中长期合作基准价格确定机制;以重点煤电煤钢企业中长期基准合同价为基础,建立价格异常波动预警机制。从内容来看,供给侧改革期间,国家对煤炭行业的价格稳定是极为关注的,我们分析认为,煤价稳定可以为供给侧改革的推进提供一个良好的外部环境--煤价过低,行业容易发生债务违约的系统性风险;煤价过高,企业没有动力关停和淘汰落后产能。自2016年4月出台276天限产政策以托底煤炭价格以来,国家始终围绕着“稳定煤价”的主旋律来稳定煤炭市场,尤其是在9月份,煤炭价格非理性快速上涨时期,国家可谓是“多道金牌”传令,连续召开联席会议,通过有序释放先进产能、延长释放时间、签订中长期合同等方式,来抑制煤炭价格的快速上涨,最终在11月中旬使得动力煤价格出现拐点,并大幅回落。然而价格回落过快,市场看跌情绪浓厚,为了不矫枉过正,国家此时出台《备忘录》,再一次明确对“稳定煤价”的政策导向。
动力煤“红黄绿指示灯”,明确年内价格波动幅度
文件明确了动力煤年内的价格波动幅度,以及是否采取相应的响应机制,此举形象犹如交通“红绿指示灯”,一目了然,具体内容是:绿色区域(正常价格),基准价波动±6%以内,不调控;黄色区域(轻度涨跌),基准价波动±(6%~12%),密切关注;红色区域(异常涨跌),基准价波动±12%以上,启动相应机制。各年度的基准价并不一定相同,是以当年煤炭上下游企业签订的中长期基准合同价为基准,以2017年为例是535元/吨。从国家对动力煤价格调控的细化程度来看,动力煤价格仍是国家调控的重点,这与9月以来国家不断对动力煤价格进行调控的思路是一致的,我们分析认为,一是动力煤在煤炭总量中占比大;
二是动力煤主要用于发电,对下游延伸的各个行业均产生重要影响;三是下游发电企业上网电价由国家调控,煤电两类企业利润分配有如“跷跷板”,价格剧烈波动对上下游的其中一方有较大负面影响。
研报相关
财经日历
更多
财经图解
更多
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
首页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