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沪高铁推浮动票价背后:推进铁路市场化改革

时间:2020-10-29作者:向炎涛来源:证券日报

为解决需求不均衡和供需矛盾等问题,推动京沪高铁市场化发展,近日,京沪高铁公司决定对京沪高铁票价进行优化调整。根据公告,自2020年12月23日起,京沪高铁将改变目前执行的固定票价的做法,实行优质优价、灵活的浮动票价机制,以现行执行票价为基准价实行上下浮动,将北京南站至上海虹桥站全程列车二等座最高执行票价调整为598元,最低执行票价调整为498元。

开通九年首次调价

《证券日报》记者查询铁路12306APP了解到,目前北京南站到上海虹桥站的高铁票价为二等座553元,一等座933元,商务座1748元,运行时间在4小时28分钟到6小时13分钟之间。

根据京沪高铁此次调整方案,将对时速300公里——350公里动车组列车二等座公布票价进行优化调整,同时将商务座、特等座和一等座与二等座的比价关系分别按照3.5倍、1.8倍和1.6倍执行。

同时实行浮动票价机制,将北京南站——上海虹桥站全程列车二等座最高执行票价调整为598元,最低执行票价调整为498元。全程列车商务座最高执行票价调整为1998元,最低执行票价为1784元,公司将根据客流情况,灵活调整执行票价。京沪高铁北京南站至上海虹桥站间区间列车参照全程列车执行票价按照运行距离对应调整执行票价。

“需要强调的是,此次调价是有升有降,实际上是通过价格引导、平衡客流,平衡车辆运输能力,提升运输效率。”京沪高铁内部相关人士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一些运行时间较短、整点的热门车次往往一票难求,而一些发车时间较晚、运行时间较长、停站较多的车次客座率不高,那么对于客座率高的车次将上调价格,对于客座率低的车次将下调价格,这样一些对价格敏感或对时间不敏感的旅客会调整出行计划。

谈及价格调整对上市公司业绩的影响,该人士表示,整体来说对业绩会是积极正面影响,但目前受疫情影响,京沪高铁客座率在60%多,相较于疫情前80%的客座率仍有影响,票价调整对客流量的影响仍具有不确定性。

该人士告诉记者,除了价格调整,京沪高铁还将推出一些个性化服务,比如试点推出“静音车厢”,为旅客提供更加安静舒适的旅行环境;提升商务座旅客服务提质,在京沪高铁沿途主要客站,为商务座旅客提供专用安检通道、专属候车区、专人引导进出站等服务。

“后续还会陆续推出更多具体的配套措施,我们也在探索更市场化更个性化的服务。”该人士表示。

探索浮动票价机制

“此次票价调整的依据是2014年和2015年国家发改委下发的两个文件,把铁路定价权下放给铁路运输企业,从那时起,我们就已经着手研究票价体制改革工作了,上市前和上市后一直处在研究中,现在研究方案成熟了就实时推出。”上述京沪高铁内部有关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说。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2014年12月份和2015年12月份,国家发改委分别下发了《关于放开部分铁路运输产品价格的通知》和《关于改革完善高铁动车组旅客票价政策的通知》,其中提到,2008年以来,部分高铁动车组实行铁路运输企业自主制定试行票价,市场运行总体平稳,对促进旅客运输市场竞争、提升铁路客运服务水平、方便群众快捷舒适出行、吸引社会资本投入铁路建设等发挥了重要作用。

对此,国家发改委提出,对在中央管理企业全资及控股铁路上开行的设计时速200公里以上的高铁动车组列车一、二等座旅客票价,由铁路运输企业依据价格法律法规自主制定;商务座、特等座、动卧等票价,以及社会资本投资控股新建铁路客运专线旅客票价继续实行市场调节,由铁路运输企业根据市场供求和竞争状况等因素自主制定。

“京沪高铁的经济效益是最好的,相对来说票价的调整对旅客出行影响较小,更多是使客流与市场需求更加精准,通过价格浮动起到调节客流拥挤程度、改善客运条件、改善旅行舒适度,是非常有意义的。”铁路专家、同济大学铁道与城市轨道交通研究院教授孙章对《证券日报》记者说。

上述京沪高铁内部相关人士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相对于价格变化,此次推行浮动票价更重要的意义是建立了铁路市场化的浮动票价机制,就像民航一样,用市场化的方式更灵活地调整票价,更符合社会需要。京沪高铁作为公众公司,票价市场化也更有利于上市公司治理发展。未来,公司还会继续研究出台有关价格、服务方面的配套措施,向更市场化、个性化方向慢慢转变。

推进铁路市场化改革

京沪高铁推行浮动票价的背后,实际上是铁路市场化改革的推进。从2013年成立中国铁路总公司到2018年中国国家铁路集团有限公司成立,到2019年京沪高铁上市,中国铁路市场化改革的进程不断提速。

如果说将铁路定价权下放给铁路运输企业是一次市场化的尝试,那么向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放开城际铁路运营权或许是国铁集团向市场化迈出的更大一步。2020年开始,广州地铁集团有限公司将独立运营两条城际铁路,并逐步将独立运营的范围扩大到珠三角地区的14条城际铁路,有望率先打破国铁集团对铁路运营权的垄断。浙江拟于2021年开通的杭海城际铁路也将由浙江省轨道交通运营管理集团主导运营。

“国家一直提倡国有经济股份制改造,地方参与铁路运营一方面让地方话语权增加,有利于区域经济一体化;另一方面也可吸引民间资本进入到轨道交通建设和运营管理。”孙章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无论是京沪高铁票价改革还是铁路运营权的下放,这一系列市场化的尝试都是有益的。目前,铁路市场化改革需要处理好铁路宏观调控、规划、安全管理等方面的问题,以及处理好政府、企业和市场三者之间的关系,应该大胆实践,在实践中理顺。


免责声明

本文为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联系,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删除内容。

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只提供参考并不构成任何投资及应用建议。

责编:易斌(A0430614030001)

神光财经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财经日历
更多
财经图解
更多
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

首页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