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类资产配置策略:从当铺到现代金融,我们需要一个怎样的金融体系

时间:2020-10-28作者:兴业研究所来源:
金融体系与风险文化成为关注焦点。10月24日,马云以联合国数字合作高级别小组联合主席的身份在第二届外滩金融峰会上,针对我国金融创新与监管、金融风险体系等发表了观点。相关议题涉及到了我国金融机构的风险体系的构建,相关体系如何有效支持创新等核心问题。
有观点认为“中国的金融还没有成熟的生态系统”。但实际上,近4000家银行机构/300万亿元总资产,我国以商业银行为主的金融生态已然形成。
(1)我国已形成了“国有大行—区域中小行—非银金融机构”的分层体系:国有大行全国展业,提供综合化产品;区域银行要求定位于扶持本地经济,以信贷为主的资产和线下资金归结到本地。
(2)金融租赁/消费金融/信托机构等针对特定客群(如供应链企业客户/长尾零售客户)和产品(非标通道/非标转标),延伸传统商业银行业务链,以证券公募基金为主的非银机构通过交易投资/资本中介/资产管理等多元形式参与直接融资。当前间接融资占比近8成,债券和权益融资为主的直接融资比例还显著不足。
有观点认为“中国金融基本上没有风险,是缺乏系统的风险”。但考虑到当前我国金融机构的体量,金融系统性风险的防范不可忽视。2017年金融供给侧改革后,金融生态分层加剧。
(1)这一过程中,既有部分金融机构因大股东或管理层控制出现风险,也有一批金融机构凭借本地经济的韧性、股东变更带来的治理改善机会逐步走出泥潭。
(2)为化解系统性风险,近期区域银行兼并收购增加,这是相关改革进一步深化的迹象。整体看,金融供给侧改革降低了系统性风险,优化了金融机构,成效显著。
“老革命”遇到“新问题”,如何建立适应新时期发展的金融风险文化?
(1)当前我国金融体系形成了土地/房地产抵押品、刚兑预期、数据风控、股权容错的四类风险文化:传统商业银行表内70%以上贷款以土地等为抵押物,迎合了成熟企业,但难匹配成长性企业需求,这也是“当铺文化”的大本营;部分表内外非标业务以政府隐形刚兑作为信仰,但适应不了城投企业向产业转型的趋势;大数据积累已帮助蚂蚁实现了近2万亿元消费信贷规模,但脱离不了自身生态场景;注册制改革提升了成长性企业的证券化机会,但这需要期限较长、打破刚兑、希望承担风险获取系统回报的资金来匹配。
(2)不同于欧日国家因为缺乏有效需求,长期利率水平维持低位,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核心在于产业和融资结构调整。随着市场和资源两头在外的外循环动能减弱,内需对经济的贡献正在加强,我国经济增长动力从要素驱动转向创新驱动,从投资拉动转向消费投资双驱动,这需要与之相匹配的金融体系。对商业银行而言,先进行客户分层,再匹配产品与风险体系,最终落实到通过 “商行+投行”的综合手段服务于客户,这是未来金融风险文化重建的核心要务。
研报相关
财经日历
更多
财经图解
更多
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

首页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