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灾影响的全球视角:工业品价格要“浮出水面”?

时间:2020-07-28作者:姜超,陈兴来源:海通证券

长江淮河风险未消,全球联动并非孤立。雨带北移淮河告急,长江汛情风险未消。6月以来长江中下游持续出现强降雨过程,呈现出时间长、范围广、极端性高的特点,截至7月16日,长江流域平均降雨量创60年以来同期新高。而持续的强降雨致使长江中下游普遍出现水位超警,多地启动防汛I级响应。7月下旬主雨带北移,淮河流域汛情也开始告急。但由于雨带存在回摆可能,且上游来水增加,长江中下游汛情风险并未解除。洪涝主因气象变化,全球联动并非孤立。今年北印度洋海温异常偏暖,使得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明显增强,引导充沛水气带来汛期强降雨,而厄尔尼诺事件进一步强化了本轮降雨过程。由此可见,今年我国的洪涝灾害,其实是气象变化的结果,从全球气候系统的角度而言,这并不是个孤立的现象,而具有全球联动的特征,如澳洲大火和非洲蝗灾就都和印度洋的暖流活动有关。

增长影响温和,警惕PPI上行。洪水不改增长趋势,短期影响尚属温和。洪涝灾害给我国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占经济比重近年来趋于下降,今年以来的洪灾损失仅有19年GDP的0.12%,而且经济损失也不完全等同于GDP的减少。洪涝灾害给经济带来的冲击集中在第一产业,而一产在我国经济中占比不高。对于工业部门而言,洪涝灾害会使得工矿企业受淹停产,但受影响企业比例较低,停产时间也并非持续全年,因而对工业生产干扰不强。工业生产本身就存在着明显的季节性,洪灾严重年份主汛期工业增加值环比增速和历年均值水平并无显著差异,我国经济增长趋势并不因洪灾改变,而洪灾过后的重建需求还会支撑经济增长。短期来看,强降雨天气确实对今年7月工业生产形成拖累,但洪水的影响尚属温和,从各区域水泥企业出货率来看,虽然洪水确实影响到部分地区的工业生产,但未受洪水波及地区依然保持着强劲的生产恢复势头。PPI上行未被重视,需要警惕气候异常。工业品价格上行的风险还没有被市场充分重视。我国今年汛期因降水异常发生了较严重的洪涝灾害,很可能意味着全球其他地区也会遭遇到异于往常的气候现象。

而我国对于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并没有定价权,因此,需要警惕气候异常对部分工业品供需平衡的干扰。像矿产资源比较丰富的南美,近来频繁受到暴雨侵袭,印尼南部区域则面临持续干旱天气,对于这些并非我国定价的大宗商品主要产地,气候现象变化对于供给的影响值得关注。新冠疫情压制需求,使得供给端收缩显得并不重要,但全球各国疫情发展所处阶段不同,中国在全球率先实现了经济复苏,美欧也相继解除封锁。从国际分工上来看,中美欧是全球重要的需求和工业品生产国,而像南美部分国家负责提供工业原料等大宗商品。在全球疫情演化的背景下,大国经济率先复苏拉动工业品需求,但是小国疫情还在发酵,供给端存在收缩风险。这时候如果再遭遇到极端天气,影响就可能会被放大。另外,为应对疫情全球央行开启放水,货币增速创下新高,竞相超发货币的背后无疑会带来货币贬值,而由此引发的美元指数走低有助于推动工业品价格上涨。

经济延续弱复苏,价格“剪刀差”收敛。总结来看,洪水对于经济增长的影响相对有限,并不会改变年内的增长趋势,我们预计,我国经济增长仍将延续弱复苏势头,但与此同时货币超发会使得通胀预期重燃。价格方面而言,洪水短期对于CPI增速存在扰动,却不会改变年内走势。但全球各国疫情阶段的不同步、美元贬值压力以及需要密切跟踪的气候异象,均可能给工业品价格带来上涨压力,PPI同比增速或趋于回升,CPI与PPI增速之间的“剪刀差”有望再度收敛,下游行业利润或将向中上游行业转移。


研报相关
财经日历
更多
财经图解
更多

总书记为何这样关心“耕地中的大熊猫”

董峻 于文静 王秋韵 5天前
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

首页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