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色金属行业锂复盘:详述2015年以来锂价走势来龙去脉

时间:2020-03-26作者:谢鸿鹤,郭中伟来源:中泰证券

投资要点

从1975年至今,锂价基本呈现出10年一轮大周期:第一轮周期(1975-2001年)电池和铝锂合金的工业化需求引领锂进入上行周期,低成本盐湖的投产导致锂价下滑;第二轮周期(1906-2014年)3C电子产品为引领的上行周期;第三轮周期(2015年-至今)新能源汽车爆发引领锂价进入上行周期,目前仍处于第三轮周期的中间位置。

15年以来锂价的走势大致可以分为如下四个阶段:一次筑底阶段(2015.1-2015.9)、上行阶段(2015.10-2017.12)、下行阶段(2018.01-2019.12)、二次筑底阶段(2020年-至今)。

一次筑底阶段(2015.01-2015.09):2008年金融危机后,全球经济陷入衰退,下游消费的不景气导致锂价持续走低,2015年1-9月延续了前期底部震荡的走势,行业底部特征明显。①上游锂资源处于“三湖一矿”的寡头垄断竞争格局:三大国际卤水巨头SQM、Rockwood(已被ALB收购)、FMC以及矿石提锂生产商Talison占据了锂资源供应90%以上的市场份额,寡头垄断的竞争格局为后续涨价奠定了良好的基础;②自然灾害加速产能出清:

2015年3月末,受厄尔尼诺气候影响,南美暴雨引发特大洪水,南美盐湖提锂产区生产受到严重冲击,导致智利盐湖提锂巨头SQM位于Atacama沙漠的设施停产,Rockwood部分设施停产,阿根廷FMC碳酸锂外运受阻,约影响全球40%供给;③行业巨头纷纷上调价格:2014年11月4日,FMC宣布从2014年12月起其相关锂产品价格将上涨10%,2014年11月17日,泰利森宣布上涨锂辉石价格约50美元/吨,幅度超过10%。

2、上行阶段(2015.10-2017.12):锂价上行周期可以划分成三个阶段,主要与动力电池技术路线的变化有关,上涨第一阶段(2015.10-2016.4)、回调阶段(2016.5-2017.2)、上涨第二阶段(2017.3-2017.12)。

上涨第一阶段(2015.10-2016.4)主要为国内新能源汽车(LFP需求)爆发引领的。碳酸锂价格由5.25万元/吨上涨至17.3万元/吨,涨幅达到230%。(1)供给端来看,“三湖一矿”寡头垄断的行业竞争格局导致供给有序释放,受厄尔尼诺自然灾害影响,盐湖提锂生产受到冲击,供给端收缩明显;(2)需求端来看,2015年是《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12-2020》原定的50万辆目标的收官之年,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支持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发展,在高额补贴之下,新能源汽车产销高速增长(尤其以6-8米大巴车为主),动力电池装机结构以LFP为主,这也是锂先于钴启动的原因之一。

回调阶段(2016.05-2017.2)主要是国内新能源汽车骗补调查,以及电池由LFP向三元切换导致。碳酸锂价格由17.3万元/吨下跌至12.35万元/吨,回调幅度为28.61%。(1)价格上升后,新增供给逐渐开始增多,2016年3月31日,MtCattlin矿山开始复产;2016年3月31日,FMC计划在2017-2019年分三期新增2万吨氢氧化锂,将公司氢氧化锂总产能扩至3万吨/年;(2)2016年1月16日,工信部、发改委、财政部、科技部联合启动新能源汽车骗补调查,其中6-8米大巴车是骗补“重灾区”,核查骗保导致部分需求前置,可以看到在2016年7月,磷酸铁锂装机量环比下滑38.44%,考虑1-2个月的库存周期,与碳酸锂价格下滑的时间点相对应;(3)另外一方面,核查骗保导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迟迟不能落地,在补贴标准提高的预期下,企业开始加速向三元电池进行切换,企业生产较为谨慎。

上涨第二阶段(2017.03-2017.12)主要为新能源汽车抢装放量以及龙头企业新增供应低于预期推动。碳酸锂价格由12.6万元/吨增长至17.1万元/吨,涨幅为36%。(1)天齐张家港基地于2017年4月中旬开始停产检修,且赣锋锂业更换调试原碳酸锂生产线,导致市场碳酸锂供应较为紧张;(2)需求端延续高增长,2017年三元电池装机量高速增长,2017年3-12月累计装机160.14MWh,较15年同期同比增长150.49%;(3)在需求高增长预期下,产业链补库需求成为锂价上涨的又一驱动力,产业链库存由15459吨增加至40669吨,库存周期由2.1个月增加至3.8个月。

3、下跌阶段(2018.01-2019.12):与钴价格从2018年年中开始回落不同(主要受到消费电子影响),2018年1月碳酸锂价格便开始持续走低,从17.1万元/吨下跌至4.9万元/吨,跌幅达到71.35%。从下跌的驱动因素来看,2018年与2019年亦有所不同,2018年在抢装需求带动下,新能源汽车维持高速增长,但供给端的超预期释放造成产业链被动加库存,供给端是价格的主要压制因素;而2019年的下跌则是“供需双杀”,新能源汽车产业遭遇寒冬,增长几乎停滞,在需求低增长预期下,高库存加大了价格的下行压力。

下跌第一阶段(2018年):供给端超预期释放或为碳酸锂价格下滑的主因。首先,从需求端来看,2018年3C消费电子产品增速进入负增长区间,但新能源汽车在“抢装”需求带动下,2018年仍然延续了高增长趋势。其次从供给端来看,根据我们的统计,2018年全球锂盐产量为28.03万吨,同比增长20%;锂资源方面,MtMarion在2017年投产后产能迅速爬坡,2018年达到满产,此外Altura、Pilbara和BaldHill矿山均于2018年正式投产,SQM扩建项目于2018年底达产。

下跌第二阶段(2019年):“供需双杀”,碳酸锂价格承压。从需求端来看,2019年新能源汽车销量为120.6万辆,同比下降4%,5G刚陆续进入商用期,3C电子消费仍处于负增长区间;供给端,2018年产业链库存周期已经增加至5.8个月,产业链库存处于高位,在需求低增长预期下,高库存成为了价格的压制因素。但2019年行业底部“出清”特征不断出现:BaldHill宣布破产重组、ALB暂停Wodgina锂矿项目的运营、西澳矿山产量增长放缓、盐湖企业推迟扩产计划等。

4、二次筑底阶段(2020年-至今):在经历2年的持续下跌后,碳酸锂价格已经跌至成本线附近,继续下探的空间或已不大。2020年2月,短期供应短缺,锂盐价格有所上调,向后展望,虽然短期疫情或对新能源汽车产业趋势有所扰动,但全球车企加速新能源汽车布局,静待需求逻辑进一步兑现,同时在需求高增长预期下,产业链补库需求也将成为锂价上涨的一个重要动力,2020-2022年锂将进入三年周期。

风险提示:新能源汽车销量超预期下滑的风险、3C增速不及预期的风险、锂产能超预期释放的风险。


研报相关
财经日历
更多
财经图解
更多

一图看懂国内外刺激消费政策

周颖 孙罕颖 2天前
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

首页 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