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邦集团每日金融

时间:2018-03-13作者:安邦集团研究所来源:安邦集团
作为长期研究公共政策的智库机构,安邦咨询(ANBOUND)对于政策研究和政策分析是有一套自己的东西和模式的,正是因为如此,我们才称自己为“政策工程师”,低调、简单、脚踏实地、客观、实事求是。最近又有了一个新的例子,来证明这种分析模式的价值和意义,这就是特朗普减税的评估及其宏观政策的实现。
特朗普减税大家都知道,已经不是新闻,但他究竟办成了没有?办到什么程度了?特朗普的改革,在宏观实现上究竟能够实现吗?这在世界范围内,都是具有极大现实意义的事情。特朗普想办点事情,还是在点子上的,因为他是搞企业出身的,即便不从政,也有切身体验,知道美国的问题,实际是一种发展模式的后遗症--我过去总结和形容美国的经济环境是,人人有工作,个个没钱花,收入低,消费上不去,终究还是增长乏力。
美国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与美国过去的发展模式关系最大,在“世界的美国”,美国企业实际处于过度竞争的状态,不得不在国内引进大量的新移民,作为低价劳动力;企业也要全球化,产业要搬到国外去,目的都是为了降低成本,实现竞争优势。那些被迫留在国内不能动的美国大众,如何能够加工资?稍微加点就要增加企业成本,成本一增加,企业就动脑筋,不是用外劳,就是要搬家到国外。
所以,特朗普要做的、能做的,就是两个重点,一个重点是禁止移民,现在他不顾挨骂,实际就是这样做的,起码也要大幅度增加移民的难度;再一个是让企业回国,硬顶着民主党的枪林弹雨,特朗普的减税就是这个方向的努力。最终目的,这位总统想的都是要为了增加家庭收入,提振消费,解决“个个没钱花”的问题!
对于这位总统的努力,我是很佩服的,他是认真地要做事。所以,即便付出如此的政治代价,他还是坚持去做了。虽然我不认为,美国这种结构性的问题可以通过局部的改善(如减税)轻易就能实现和完善。我还是始终认为,结构性的问题,只能通过对结构的修缮,才能实现改善,没有捷径可走,而这需要时间和结构性的改变,这是大环境中的大问题。现在看来,特朗普似乎的确在承受极大的压力,因为事情正在暴露着相反的一面,减税面临着更大规模的攻击和压力。
实际上,美国企业不是有钱没钱的问题,在资本过剩定义下的大环境,他们有的是钱,只是结构上的竞争压力,促使企业不愿意花钱给员工。特朗普减税之后,除了巴菲特宣布了令人震惊的“额外利润增长”之外,在过去的一个月里,还有近100家美国公司都在鼓吹动用大笔闲钱来回购,一些市场数据表明,美国公司现在宣布的计划回购总额已经超过了1780亿美元,这是单一季度中的最高纪录。这种回购减少了公司的流通股总数,同时给剩余股份带来更高的价格增长,给持有股票的投资者,也就是“有钱人”,创造了更高的利润回报。
比如著名的思科公司本月宣布,为了回应税收方案,它将向美国带回670亿美元的海外现金,使用250亿美元资助额外的股票回购。谷歌的母公司Alphabet授权以高达86亿美元的股票购买。百事可乐公司宣布计划回购新的150亿美元股票。芯片齿轮制造商应用材料公司透露,计划以60亿美元的价格购买股票。上个月末,家装零售商Lowe公布了50亿美元的购买计划。过去,还有苹果公司调回大量资金,其中部分看来也将用于回购自家的股票。所以特朗普的宏观政策实现前景,令人感到阵阵悲观和凉意,民主党至少在这一点上是说对的,减税真正肥的是“有钱人”,而不是社会大众。
那么有些公司宣布的那些奖金是怎么回事呢?
现在确实有些公司确实给员工一次性奖金。但它本质上是一个公关举措。以沃尔玛为例。它发布了一个哗众取宠的消息,宣布它将向员工发放高达1000美元的奖金,这听起来很棒。但事实证明,如果你在那里工作了20年,你才会得到那么多,而普通员工仅能得到190美元左右。虽然比没有好,但它不会改变你的生活。实际上,沃尔玛的奖金总额为4亿美元,看起来很多,但你要知道10年以上的公司减税价值为180亿美元。换句话说,至少在短期内,减税中的大约2%,才将会用于员工的收入。
所以,情况严重不乐观。宏观政策的实现,与特朗普的减税愿望、与当初大张旗鼓宣布的政策目标,明显是矛盾的,这当然是一种重大政治危机。看来,结构性的问题还真的只能通过结构性的改善来解决,而不会通过局部的改变来实现完善。这样的结构性改善怎样实现呢?时间,关键是时间!尤其是宏观政策的实现,与时间周期的关系甚大,所以结合时间来看宏观政策效果,结果就可能不一样了。
不能不承认的一点是,美国企业虽然不大愿意动用资本来给员工发工资,但世界资本和投资却对美国市场的“看好”越来越明显,美国企业虽然不愿意动用资本给员工,但世界企业却可能更愿意。所以,当竞争从世界市场回到美国本土的时候,从钱多钱少的问题回归到提供更优厚福利吸引员工的时候,性质出现了改变,结构性改变的时刻就会来临。
所以,特朗普减税的政策操作,它在宏观层面的实现还是会来临的,最终还是会改善的,只不过不能期待立竿见影的实现,也不能只期待美国的企业来实现!特朗普减税的宏观实现,需要世界市场,尤其是中国企业的配合才能实现。中国实体经济的对美投资是会受到强烈欢迎的,中国与美国的商务关系,过去是贸易和逆差,今后则是实体经济投资,这一点必须真切看到。
总的来看,美国的问题还算是有希望解决的,但对世界市场的影响和冲击也会形成,其代价就是美国得放弃世界市场的一定话语权。从“世界的美国”,回归到“美国的美国”。毕竟如果总是自顾自,那是无法长期当老大的,老大就是要有牺牲精神。实际上,我看未来的世界,谁当老大都不行,当世界老大的这个成本毕竟太高了。所以,世界回归保守主义是必然的,这是大趋势,不论谁来干美国总统的这个工作,都是如此。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 Conclusion):
中美贸易纠纷并非无解,现有的问题被美国右翼经济学家所夸大了。(ACG)
研报相关
财经日历
更多
财经图解
更多
微信公众号 关注微博
首页 财经